目无下尘。

【瓶邪】R18

一辆小破车,雨村背景。

绝对无脑。

链接放评论里。

【瓶邪】感冒

#ooc
#雨村日常

我感冒了。

昨天跟着胖子闷油瓶他们去瀑布边钓鱼,这一来二去也就淋了不少水,回来胖子张罗着要洗衣服,说着就把我的衣服拿走了,我也没说什么,这便宜不占白不占,自己往躺椅上一靠就睡了一宿。

看着身上的衣服,估计是后半夜闷油瓶给披的吧,我坐起來把衣服放到一边,刚站起来就打了一个天大的喷嚏。

“天真这病的不轻啊。”胖子在旁边给出结论,“少说风凉话。”头沉的抬不起来,鼻子堵着,嗓子也痒的难受,我哼哼唧唧的说完,努力动动脚丫子踹了胖子一脚。闷油瓶走过来摸了摸我的脑门,转身去柜子里找感冒药。“小哥你那都不好使,我去给天真煮碗汤面多放胡椒,包着被子睡一觉,多出出汗就好了。”我的头里像装满了浆糊,迷迷糊糊的听着他们说话,也不管他们使什么法子治我了,两眼一黑,就这么睡死过去了。

一觉就睡到了晚上,是被热醒了。三十多度的天儿裹着被子睡觉,满身汗不说,连枕头被单都湿了。我坐了起来,嗓子痒的实在是忍不住了,就咳嗽了几声,没想到还越咳越来劲,一只手搭在我的背上,给我顺了顺气儿,吓得我呛了下又是一阵猛咳。

好家伙,这房间里还有个大活人。

我抬头看了看,闷油瓶面无表情的与我对视着,手里的水杯又往前凑了凑。我接过喝了口水,没说什么,闷油瓶找了件衣服披在我身上,和我并排坐在了旁边。 俗话说老来多健忘,我这年纪越大记得倒越多,当初大风大雨吹不垮的人,现在淋些水就感冒了。我转头看向了闷油瓶,正巧他也在看我,很快我就败阵下来,双耳发烫,闷油瓶长得很好看,也很耐看,眉清目秀的那种。这么多年了,我还是不敢正眼看他太久。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媳妇,我不看谁看,我心里想着,刚打算转过头去,闷油瓶伸手把我的下巴朝他那边一掰,就亲了过来。

他的嘴唇很湿润,冰冰凉凉的,含住我的上嘴唇舌头就要往里头钻,我赶紧推开他,“别闹,感冒了传染你。”他攥住我的手轻微的捏了一下,“我不怕。”我知道他肯定看到我脸红了,转过头没理他。

过了一会儿我就不老实了,不知道是脑子烧糊涂了还是怎么,整个人都往他身上蹭,双手双脚往他身上一勾,跟个野猴子一样。大声嚷嚷着撒起泼来,让他陪我睡觉。

那晚我几乎要溺死在闷油瓶的眼神里了,他把我抱回床上,给我盖好被子,在我身旁躺下,干完这些后,抓着的那只手倒是一直都没松开。

正值盛夏,外面虫鸣的声音追逐着风声在这里停留的下来,在这个小小的屋子里,小小的家里,只有,我和他。

我和他。

“睡吧。”闷油瓶轻轻的说了一句。

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,闷油瓶没有出去晨练,在我旁边躺的好好的,我的睡姿基本是不敢看,半条腿都搭在他身上了,心想现在撒腿赶紧跑,到时候管他怎么说呢,死活不承认就对了。我想抽出手却被闷油瓶拽了回去,他搂着我的腰,吐出的气喷在我的脖颈上,说道:“跑什么。”脖子总是能让我回想起不好的东西,我下意识的一缩,含含糊糊的说道:“哈哈,小哥你也起这么早啊。”刚说就差点一巴掌呼死我自己,这不废话吗,赶紧侧脸给他露出一个尴尬的笑脸,我知道我的样子肯定蠢死了。

他坐起来,托着我坐在他的两腿之间,下面蹭了蹭我。我心里大惊,这闷油瓶子也不知道是属啥的,大早上还有心思干这档子事儿,我想抽出手,他却抓得更紧了,我一个不稳跌到他的身上,在床上跟他扭打在了一起。

“天真,胖爷我亲自下厨给你做的汤面,你快尝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得,咱不打扰小两口子干生计大事儿。”

END.